约瑟夫·海顿

您现在位于介绍维也纳古典乐派的第一个房间。这里展示的作曲家——约瑟夫·海顿(1732-1809)被认为是这种音乐风格的先驱人和创新者。

维也纳音乐最初以歌颂神和统治者而闻名,而维也纳古典乐派打破这一传统,观众因此更为广泛。在这个时期形成了自由作曲家市场,海顿很好的利用了这一点。在新成立的音乐出版社的帮助下,海顿有机会成为自己的“老板”,将自己的作品销往国内外。

海顿虽然生活在一个清贫的家庭,却有一番不凡的事业。房间左侧悬挂的图片是海顿曾经居住过的四座房子,将这条通道装饰的很漂亮。海顿出生在如今下奥地利哈尔哈禾伯爵的一个仆人的家庭。不久,海顿展露出非凡的音乐天赋,被选入圣史蒂芬大教堂唱诗班,年幼的海顿被送到了维也纳的叔叔家,在那里接受基本音乐训练。由于变声和一个不幸的小事故,海顿被赶出了合唱团。接下来海顿经历了一段困苦的年月,被迫生活在米夏埃屋狭小的顶楼一段时间。但海顿仍可以从楼下居住的一些达官贵人处赚得一些钱财:海顿曾经做过哈布斯堡王朝皇家诗人和剧作家梅塔斯塔西奥的随从和学生;另外也做过埃斯特哈齐家族王子的乐长。埃斯特哈齐的宫殿即第三幅图中的建筑。房间左边角落里,车子上方挂的是的是尼古拉斯一世的画像。海顿跟随他长达30年时间,得以继续自己的音乐事业。由于稳定的退休金,以及两次在伦敦举办的音乐会,海顿老年时得以购置一套属于自己的房产,即最后一幅图所展示的建筑。这处建筑如今还在,可以参观(维也纳博物馆——海顿故居)。

如您在房间前壁上的陈列物上所见,海顿是一个严以律己的人,每天都有精确的日程。正因为完美的安排,海顿才可以在为伯爵全职工作之余,接受作曲订单,享誉国际。早在海顿奔赴英国举办演唱会,晋升为伦敦音乐届明星之前,他就已经在英国享有盛名。他在英国也找到了创作的灵感:受英国国歌《天佑吾王》启发,海顿认为帝国颂的旋律应该与受英国国歌《天佑吾王》相仿,利奥波德·哈市卡所作的最初版本的歌词也与英文版歌词类似。在伦敦之行后,海顿还创作出了著名的作品《创世纪》——这是为庆祝海顿76岁生日演出这部清唱剧的场景,您会在右侧再次看到与此相关的图片,包含详尽的图片说明。

就当时的情况来说,海顿称得上长寿。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他不再能够作曲。海顿的最后一个弦乐四重奏《我最后一个孩子》只有两章,乐谱陈列在橱窗中。海顿用一个卡片代替了最终乐章:“我倾注了所有力气,现在我老了,也很虚弱。”

您是否知道,…

海顿的最后一次受到高度赞赏是在他逝世前不久。意大利籍的法国骠骑军官克莱门特·苏勒美延长了海顿的《创世纪》。他是海顿的最后一名外国籍访客,当时的情况非常危险:维也纳已被法国占领。

约瑟夫.海顿第45首“告别”交响曲,第4乐章结尾:急板 – 慢板

现在为您播放2009年维也纳爱乐乐团于维也纳金色大厅,在丹尼尔.巴伦博伊姆指挥下的演出。